肆玖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> 22 姑奶奶让你看看什么叫吭声!
<b>inf</b>众所周知,反复按摩一个部位,那么这个部位就会变热。而现在,胡欣儿雪白的屁股,也被周岩推按的有点儿发热了。
胡欣儿心里羞羞的,可她又没办法阻止。她觉得自己真的就是恋爱脑,因为心里的一点点喜欢,有时候真的很难拒绝这个可恶的男人要求。
现在,更是让他把自己的裤子都给褪了。光溜溜的背对着他,还被他压着,胡欣儿别提有多羞耻了。
她好歹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,现在被周岩这么戏弄。更不要说,周岩还反反复复地推着她的屁股。
心里腾出了异样的滋味,这种滋味根本就不是先前那个养生师能带来的。
养生师就是正经地给她用精油推推小腿,推推手臂,推推大腿根,哪里会像周岩这个混蛋一样,一言不合,就把她的裤子给褪了!
还褪得那么下面!屁股蛋子都露出来了。他肯定全看光了,现在还摸了,他怎么能这样呀。
一点都不考虑她会怎么想,就上手了。她都还没答应呢。其实如果抛开羞耻的话,真的会比养生师舒服很多很多。
毕竟在推那么敏感的地方,还是周岩亲自来。但是胡欣儿又想,周岩现在纯纯是在占自己的便宜,他占老大的便宜了,自己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给他占那么多便宜。
明明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就只是同学关系,而且周岩还有女朋友,他在明明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这样作弄自己。
想到这里胡欣儿又是小脸一红。因为当时真是她主动凑上去说喜欢周岩的。
她想做二奶来着。哎呀,想那么久远的事情干什么。真要往前追究的话,那也是周岩一言不合打她屁股。
话说周岩为什么打她屁股呢,是她不听话嘛?她明明很乖的好不好。胡欣儿是非常感性的女孩,而越往前想,就不知道怎么的,心里甜甜的味道就更多,仿佛回忆起来和周岩的相处都是甜的一样。
可这样一来,胡欣儿又忍不住在想了。明明以前都是周岩欺负她居多,可为什么回忆起来还是甜的呢。
她不会有受虐倾向吧!胡欣儿洁白的贝齿咬了咬唇,都快咬破了也想不明白。
而周岩在她思考的时候,依旧反反复复地推着她的小臀,左推推又推推,像是在推面团一样。
可是热热的手和凉凉的精油那么一配合,反而真的很舒服。羞意满满的她,忍不住在心里念叨着快点结束,快点结束,但这样一催促,好像更舒服了一些,她反而又不那么希望周岩快点结束了。
这种纠结复杂的内心,让胡欣儿很矛盾,最后她只能咬着唇不吭声,就任由周岩弄。
她在安慰着自己,毕竟毕竟自己的腿被周岩压着,也动弹不了。而且还是周岩主动伺候她,唔这样一想胡欣儿心里好受多了,甚至感觉很爽。
另外另外周岩还是有女友的,不能想不能想,要烧了。胡欣儿只觉得现在脸蛋出奇的滚烫,尤其是想到这么多乱糟糟的东西之后。
相比之下,周岩就单纯很多。胡班长不抵触他,愿意让他推屁股。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刺激的事情吗。
没有。胡班长在装死?不吭声?那岂不是更好?他要做的,就是一层层揭开胡班长的遮羞布。
让她能接受,自然地接受。这样一来,和胡班长多一些羁绊自然也是顺理成章。
在看到了徐知微之后,周岩其实生出了想亲自培养一个‘徐知微’的心思。
欣儿同学虽然在生活上和他搅不太清楚,但是学习和想进步这方面,谁能低估她的能力。
只是洪大相比水木来讲,缺少一些合适的培养环境罢了。而他刚好在参与建设这样的培养环境。
周岩打定主意了。且先让胡班长在粥粥那边耍了一段时间,等他真正进入创业学院的核心,就把胡欣儿调过来。
毕竟作为周老师,一个秘书怎么可以,他真的不介意多多益善。至于现在,先委身服务好吧!
其实只要工作带上了专注的心态,做什么事情都会变得很专业。就像现在简单的推油一样。
其实这样坐着挺累的,毕竟要控制重心不完全压到胡欣儿的腿,周岩寻思着胡同学这会儿应该不太会反抗了。
想了想,周岩最后还是选择慢慢站起来,然后踩到边缘翻身下床。突然不按了,胡欣儿多少有些不适应。
“好了吗?”她问。说着她还不忘把手放在裤子的边缘,就想提溜上去。
“还没。”周岩把胡欣儿的小手拍开,制止了胡欣儿的动作。
“还来?”胡欣儿忍不住提高了音量。
“肯定啊,才哪到哪啊。”周岩发现胡欣儿果然没有起身,反而还乖乖趴着,心道小绳子牵大象理论诚不欺他。
他一边说着,一边倒了点精油在手上搓了搓,然后重新覆盖在了胡欣儿雪白的屁股上。
说实话周岩现在真的有点儿熟能生巧了。甚至越来越有心得体会。就好像他推的不是又翘又润的屁股,而是面团一样。
胡欣儿又不吭声了。周岩于是问道“舒服吗?”虽然臀浪一阵一阵,臀缝的光景也美不胜收,但胡班长个人的夸赞,显然才是对他服务的最好反馈。
“舒服你个头!”胡欣儿反怼了一句。她认命了,脸蛋烫烫的话如果面对周岩的话可能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。
她真是病了呢!竟然这样子让周岩作弄。而且谁教他的呀,这么会。粥粥吗?
不对,粥粥才不会推周岩屁股。胡欣儿心里羞羞麻麻的,反而越发不敢面对周岩。
这样背对着就挺好,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一叶障目嘛,反而心里好受很多。
“那应该是舒服的。”
“才怪。”胡欣儿小声回怼。她才不会说自己被周岩按舒服了,分明就是这个大坏蛋在占自己便宜。
周岩能看出胡欣儿很紧张,毕竟她的身子绷得紧紧的。他也不反驳,反而更加专心地给胡欣儿推着。
上推下挪,十拿九稳,就跟推豆腐一样。他是真用上了一点力道,让那白嫩的肌肤在手下来回地挪弄。
而他的业务范围,也从一小部分,扩大了一些。从腿根慢慢地往上推,推过山丘,推至平地,最后收掌,一气呵成。
见胡欣儿没有什么反应,周岩估计是在闭着眼睛享受。他也不揭穿,慢慢地又推了五分钟左右。
胡欣儿感觉周岩变得正经了一些,虽然推的是不正经的地方。但推到这个份上了,依旧还是原来的推法,反而让她好受了一点。
只是还没过多久,胡欣儿就感觉自己的按摩裤再一次被往下褪了一些。
“周岩!”胡欣儿忍不住了。
“怎么了”
“你有点儿过分了!”胡欣儿气鼓鼓地说。她确实误会周岩了,误会周岩是好人!
“反正都推到这个份上了,再帮你推推。”周岩笑着说。
“刚才养生师已经给我推过了。”胡欣儿认真强调。
“刚才是她推的,现在我推的,能一样吗?”周岩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往下推了,推腿本身就用不上太多技巧。
当然如果真的用上技巧,胡欣儿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安安稳稳,而是大哭小叫了。
周岩温柔地推着油。胡欣儿再次不吭声了,似乎把一开始的羞耻丢掉,重新开始享受着这个过程。
周岩看着已经褪到大腿根的按摩短裤,只觉得其着实有点儿碍眼。只不过他并不着急暴露自己的坏坏想法,反而颇有耐心地用双手来回反复地轻推,偶尔碰到裤子,周岩也轻轻略过,全当其不存在。
“力道可以不?”周岩低声问。胡欣儿没吭声,似乎觉得吭声都是在给周岩面子。
周岩觉得这样子依旧没啥意思。虽然胡同学的雪白屁股一点赘肉都没有,在精油的加持下,真的很顺滑。
但是光推她这里,反而是纯纯在让她享受了。服务得面面俱到,而不能只局限于一处。
最后周岩想了想她,把她的裤子提了上去。胡欣儿这会儿当然感受到了,裤子提上去之后她心里的羞耻少了很多,她的心里甚至在想,服务是不是结束了,松了口气的同时她又有种空落落的感觉。
“你怎么不吭声了?”周岩突然问。胡欣儿依旧没吭声。周岩没想到小妮子还跟他装哑巴,于是直接再次重重拍了一下胡同学右边的臀瓣。
胡欣儿被迫哼唧了一声,她回过头,气呼呼地说道“你等我起来,姑奶奶让你看看什么叫吭声。”此时碎发遮掩下,让胡欣儿多了点娇媚。
只不过她的语气很冲,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爬起来。周岩当然不会让胡欣儿顺利起来,一手肘压住了她的后背,一手再次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
“别乱动!”胡欣儿闷哼了一声,再次被挨了一下她的怒气值也狠狠上升了,只是这会儿被周岩的手肘按住背和手臂,发力就有些困难了。
“你松开!”
“还没按完,着急什么。”周岩说。胡欣儿在挣扎,可是她的力气真的比不过周岩,更不要说现在被周岩很犯规地按着,想起也起不来。
她的小脚不断踢踏着,同时气呼呼地说道“拿开你的脏手,姑奶奶不让你按了。”
“那不行。”周岩再次啪的一下。
“你还打上瘾了?!”胡欣儿那叫一个气啊,被周岩这么打屁股,她真的羞耻极了,关键还反抗不了。
“你听话我就不打你屁股。”周岩只能这么说。
“做梦!”胡欣儿再次剧烈挣扎起来,可惜依旧没有用。最后她挣扎的没力气了,只能气呼呼地说道“无耻,不要脸!就知道欺负我。”她的脸蛋绯红,贝齿咬着牙,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。
只是看在周岩的眼里,反而觉得这个时候的胡同学挺可爱的。哈哈哈,他就喜欢胡同学反抗不能被他欺负的样子。
周岩觉得有趣极了。
“这你建议骂的再狠一点。”周岩笑着再次啪了一下。短短时间,胡欣儿的右半边屁股,承受了无数不该承受的伤害。
这一次很重,她嗯哼一声以后好久没缓过来。之后她才略没有力气地威胁道“周岩你给我等着。”
“我等着。”周岩先是揉了揉,然后又重重拍了一下。
“你倒是照顾一下另外一边啊!”胡欣儿终于忍不住说。这话都把周岩听傻眼了。
这年头受虐还会主动提要求了吗?胡欣儿这会儿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过暧昧不对劲,她脸蛋红润极了,
“臭流氓!禽兽!变态!”嗡声细语。周岩“爽了!”
“你”胡欣儿麻了。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。竟然找骂。
“行了我给你揉揉。”周岩再次覆盖上来,胡欣儿条件反射地避了一下,哪知道这会儿不是拍屁股,而是真的轻轻在揉。
冰冰凉凉的感觉,以及那熟悉温柔的力道,像是在轻轻抚慰刚才受的伤。
胡欣儿原本想狠狠骂周岩的,这会儿又骂不出来了。她真是贱!
“要不要再给你推推腿?体验绝对跟养生师不一样。”周岩这会儿低声说。
“不要,滚!”
“收到。”周岩开始专门照顾胡欣儿的白玉美腿。倒了点精油,揉搓了一下,然后他从大腿后根三分之二的位置开始,慢慢地往下推,胡同学的腿很纤细,也因此周岩的手能完美地覆盖到位,而推到膝盖的地方,周岩也稍微照顾了一下,毕竟也算是敏感部位。
之后一路推到小腿,小腿更加柔嫩,周岩推的更积极了一些。而因为加上了一些力道,稍微有些重,胡欣儿也忍不住哼哼了几声。
果然周岩一开始推,她就不知道什么叫起身。注意到那一双雪白幼嫩的小脚之后,周岩更是挪不开眼睛。